不会开飞机的钢琴家不是好指挥——箫邦钢琴

2017-05-25  来自: 箫邦钢琴 浏览次数:323

箫邦钢琴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钢琴设计、研发、制造及服务的现代化的钢琴企业。公司总投资5亿元,建筑面积333万平方米,拥有的德国高端制造技术,有德国资深钢琴工程师和高级技师全程监制。箫邦钢琴实行"终身免费服务,质量问题包换",真正做到好质量,敢承诺的标准化、专业型企业.


钢琴家、指挥家、作曲家,普莱特涅夫更倾向于用音乐家的身份来定义自己,而不是三者之中的某一个。“当我拿着指挥棒或者坐在钢琴凳上时,我做的是同一件事。”

21岁获得柴科夫斯基大赛钢琴金奖;33岁创办了俄罗斯国家交响乐团并担任指挥;49岁时突然封琴,专注于指挥和创作;55岁时以更为精进的技艺复出。

普莱特涅夫还拥有飞行员的身份。在他纪录片部分的开头,普莱特涅夫在机器轰鸣声中驾驶飞机冲上云霄,背景音随即切换成钢琴演奏。普莱特涅夫谈及选择乐器的重要性时曾有这样的说法,“业余飞行员不会需要特技飞行员才需要的飞机,后者需要的是随时能够允许和保障他们做高难度姿势的飞机。而我需要好的钢琴,因为我不是业余钢琴家。”

早年的普莱特涅夫并不缺少不愉快的弹琴经历,他经常在狭小破落的音乐厅中弹一架差劲的钢琴,尝试着弹贝多芬作品中天籁般柔和的弱音,得到的却是糟糕的响亮的音效。如今,普莱特涅夫拥有了极大的选择权,他用“特权”来形容这一切,“大概是因为我的‘事业或生涯’成功,尽管‘事业或生涯’本身是个愚蠢的词汇,我有更多的话语权来决定在哪里演出,用哪一台钢琴演出,以及演什么曲目。”

每场音乐会前,普莱特涅夫都要与调琴师见面。“钢琴必须要使我感觉愉悦,我从钢琴中获得的鼓舞与启迪多,演出效果就会步入良性循环。如果我不喜欢正在演奏的钢琴,整场音乐会都会很糟糕。”

对钢琴只是挑剔,普莱特涅夫对自己录制的唱片则完全没有好感,尽管它们为他赢来了不少奖项。“我讨厌自己所有的唱片,我享受的只是弹琴的时刻,回头去听唱片的感觉很古怪,我不介意别人欣赏我的唱片,只是我自己无法去分享这份乐趣。”

青年时代获得柴科夫斯基比赛金奖,为普莱特涅夫迎来了的世界声名。两年之后,普莱特涅夫首次以指挥的身份亮相。之后的一次偶然机会,普莱特涅夫受戈尔巴乔夫邀请,在一次首脑会议上进行了演奏。与戈尔巴乔夫之间的友谊后来为普莱特涅夫创立俄罗斯国家交响乐团打下了基础,尽管得到了戈尔巴乔夫的支持,以钢琴家的一己之力创办一个交响乐团依旧并非易事。普莱特涅夫甚至不得不为乐手垫付工资,那段艰难的岁月很少被回忆起来,谈及当指挥的难处,普莱特涅夫唯 一提到的是:不得不早起排练。

尽管普莱特涅夫对俄罗斯、对古典音乐的热爱人尽皆知,他偶尔还是会抱怨,更愿意在俄罗斯以外的国家担任指挥。“俄罗斯乐团的演出太多了,一场接一场,还有很多巡演。”

著名钢琴家斯维亚托斯拉夫·里赫特曾写下这样的文字——“为什么普莱特涅夫看上去很不快乐,因为每一个他即将开始演奏的时刻都是纯粹的。”



箫邦钢琴在技术研发上的投入从来不设上限,一直在引进钢琴行业的高端人才、制造设备与技术研发,从而更有力度的保障箫邦钢琴的质量与品质。此外,在钢琴的质量监控环节,箫邦钢琴制造标准之严格早已经得到机芯就好比一个人的心脏,也是很重要的东西。如果钢琴没有机芯,也就弹不出声音出来。机芯,就是击弦机,钢琴的组成除了机芯还有键盘系统,踏板,马克(张弦系统)和外壳。击弦机组成上包括榔头,背档,切克(Action),顶杆,等一个精密的连动系统,就好像机械表的表芯一样,是钢琴的芯。不同国家的机芯设计和组装技术不同,材料也不尽相同。国际上以德国产的为优质,击弦机的每个细节都体现了钢琴的品质。


箫邦钢琴 

相关资讯 更多>>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00-885-9538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箫邦钢琴 技术支持:新起点网络 网站地图 XML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